【0219新聞稿】集體落髮展決心 都市原住民拒絕再流浪!
台灣原住民族遭政府迫遷再添一樁!繼去(2008)年台北縣溪洲部落、三鶯部落被縣府以優勢公權力威嚇拆遷事件後,位於桃園縣大溪武嶺橋下的「沙烏瓦知(阿美族語,意為「河濱」)部落」以及其上游的「崁津部落」,共計約40餘戶的居民,又將遭到被怪手、警力迫遷的命運。為了爭取生存的空間,「沙烏瓦知部落」跟「崁津部落」組成聯合自救會,2月初前往桃園縣政府落髮抗議後,不但未能獲得縣政府的善意回應,還被官員以粗暴的方式對待,強調除了拆遷,別無他途。

身為長期受欺壓、流浪的原住民,我們要問朱立倫縣長,當台北縣長周錫瑋已經承認過去的迫遷政策流於粗糙,並將積極為溪洲部落、三鶯部落等都市原住民部落復水復電並覓地安置之際,何以同樣身為國民黨地方父母官的您,無法拿出同等的善意來對待我們?

從溪洲部落、三鶯部落到桃園「沙烏瓦知部落」跟「崁津部落」的被迫遷,在在顯示河岸阿美族無地自容、四處流浪的情況已絕非個案,而是一個長期以來被忽視、被犧牲的結果。對於無法提出配套方案的桃園縣政府,我們已不抱任何期望,但卻希望主掌全台原住民族權益的行政院原民會,應該於此時此刻站出來表態,究竟要以什麼樣的立場與作為,來協助所有面臨拆遷危機的都市原住民部落?

去年12月中旬,陪同三鶯部落自救會前往凱達格蘭大道抗爭的導演侯孝賢大聲質問:「為什麼我們的政治人物永遠是經濟獨大?」「當你沒有土地的時候,就像一個人沒有身體,沒有身體你要如何長大?」這樣的呼喊獲得許多共鳴,也吸引了許多朋友開始關心都市原住民議題,以及台灣的土地政策問題。畢竟,台灣土地政策已經過度傾向財團與建商,土地的使用也大量集中於少數人手裡。從過去的土地被侵佔、為了生存離鄉背井到今日的沿河岸自力造屋維生,台灣原住民已經一退再退。在金融大海嘯、景氣大衰退的今天,政府帶頭毀人家園,叫我們無力負擔經濟成長惡果的基層人民,又要退到何處棲身?為什麼土地可以淪為財團BOT開發、營利的工具,而不能留給基層人民安身立命?

去(2008)年11/20,三鶯部落在行政院前抗議陳情,隨後更走上凱道落髮抗爭。聯合自救會也跟隨他們抗爭的腳步,來到行政院前集體落髮,除了展現我們捍衛家園的決心,更在此具體要求行政院以中央政府的高度,要求桃園縣政府慎重處理台灣都市原住民遭迫遷的議題:
在未能與部落協商後續規劃前,停止任何迫遷行動!

「行動時間、地點」:2009/2/19上午10:00,行政院大門口

發言人:曾連發0933-158488 執行長:張進財0917-205415
臨時網站:http://support-sanying.blogspot.com/
「停止迫遷!撒烏瓦知、崁津部落就地居住」
當花草樹木失去生長的能力,表示這片土地與人、與愛之間已無任何連繫。親愛的祖先們,我們仍愛戀著這片土地啊!是統治者的強制拆除,讓我們回不了部落。
桃園縣於去年(97)朱立倫縣長指示進行自行車道建設及整理,並大規模的規劃包括行政院體委會一千八百萬,以及縣府共同斥資合計兩千五百萬元,進行「大溪武嶺橋鶯歌三鶯橋自行車道串聯計畫工程」,此工程已於去年10月發包,並預計於今年(98)四月完工。發起催生此工程的自行車愛好者原以連署的方式要求縣府進行縣市車道串聯,在得到朱立倫縣長承諾積極向中央爭取經費、規劃串連台北縣鶯歌自行步道等工程後,並不時監督工程進行時程,希望能盡快完工並開放使用。
我們並不反對自行車道工程,因為我們的確認同這是環保節能、減少空氣污染、健身並有益於政府發展水岸休憩環境的建設,但是在這個重大建設當中,居住在此已二十餘年的撒烏瓦知部落,卻被錯置成了妨礙工程進行的部落。一紙有朱立倫縣長官印的拆除公告,縣府官員一戶戶的張貼,要求在97年12月15日前自行拆除。經由協調後,水務處河川科會勘紀錄的決議中,表示為考量風土民情,原則同意於農曆春節後98年2月3日前拆除。2月6日上午在部落裡,兩位原住民議員及大溪鎮代表與原民處科長及社會局協商後,決議於近期召開各局處的協調會,但卻在同日下午水利處科長帶領同仁及十位警察來到部落進行勘察,在警務人員面前粗暴的闖入民宅、宣誓土地所有權,並揚言七日後必定進行強制拆除工作。
撒烏瓦知部落及崁津部落因被告知政府需使用土地,而被迫遷移了三次,在我們從未看過水利及河川整治相關規劃圖時,部落也就在自行車道及公園下安靜的消失。然而這些年來我們並沒有反抗,只是含淚承受、再用血汗重新搭建新的屋舍,編織部落永續經營的夢想。有人說「原基法第28條明定,政府對於居住原住民地區以外的原住民,應保障及協助安居的權力」。而一直希望返回聯合國的政府,卻也無法以相互尊重的精神正視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第十條,原住民不應被強行遷離其土地或領域。未取得相關原住民自由意志與資訊完整下的事前同意,或未事先達成公平、公正的賠償協議,以及在可能遷回的情形下,未提供遷回原址之選擇前,不得逕行遷移(包含擁有、佔有、使用的土地)。」相形之下我們就像是被遺忘的孤兒,未被這些法令保障。
撒烏瓦知部落及崁津部落原本就以阿美族的精神經營部落,對於強行欺壓部落的外來者,都強制禁止進入部落及領域,但部落主體性郤已經在執政官員的笑臉中喪失。所以這一次我們要走出我們的主體性、喊出我們對統治者的控訴。我們呼籲桃園縣政府「停止所有迫遷行為」,我們也向各界堅定的表達撒烏瓦知捍衛部落的決心,並請聲援。
2009/2/12協調會聲明

發言人:曾連發0933-158488 執行長:張進財0917-205415
臨時網站:http://support-sanying.blogspot.com/

 
收藏本文: HEMiDEMi個人書籤 MyShare個人書籤 Yahoo分享書籤 funP推推王